马云红包/我渴望拥有的“时光”

作者:安意如


马云红包/我渴望拥有的“时光”

“时间”这个联系着曾经与未来,记载着瞬间与永恒的光辉,谱写着每个人的完美结局。时间缓缓流逝,无论是谁都逃不开该有的宿命。揭开时间的面纱,时间又轻轻驰去,带走了生命却留下了灵魂,仿佛一魂穿千年。
听着那时间的心跳,触摸那强烈的脉搏,呼吸她的芬芳,马云红包有一种掀开她面纱的冲动,抑住狂跳的心脏,手指落下之际…刹那刺眼的光芒,将我卷入其中,昏昏欲睡之际,有个遥远的老人的声音叹道:“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如此感伤,也许时间是伟大的作者,它会给每个人写出完美的结局来。
那束光芒重新闪进脑海,我似乎看到王勃命运多舛的一生。六岁善文辞,七岁称“神童”,十六岁对策及第,如此英才却连遭天人妒。二十岁被贬看望父亲时,恰逢都督阎公邀,信手一挥便有精彩绝伦,千古传诵的《滕王阁序》。“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他用昂扬的姿态,走过人世。他的人生就好比流星划过天际的短暂,可就是这短暂的光芒,使他有了自己的精彩。反观我们,拥有如此青春年华,难道非得让时间从指缝偷偷溜走吗?
的确人生是否短暂不足为奇,一个人的人生是可以光辉灿烂,将灵魂留于世间,却也会残破不堪,生命漫长而平凡。一声响亮的啼哭打破了沉寂,光辉笼罩金溪,这方土地上方仲永降生了,他从小就喜欢笔墨纸砚,五岁便可挥笔诗成,文采非凡。所以同县人常请这位“神童”题诗,他的天赋与生俱来,可命运之神却没有眷顾他。父亲因有利可图,于是每天拉着他四处拜访通县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十二三岁时,他的才华伴着时光悄然隐去光芒,最终度过平凡的一生。
我将那面纱轻轻掩上,只此默默流泪。岁月还魂,魂会千年,对于历史个人是微不足道的,有的人可以被历史记住,但有的人犹如在微空中活了一辈子,最终随风而去。岁月会承载悲伤的结局,却也会留下古人对梦想追求的坚守,沉淀的是他们豁达的意念,坚持的成果。那么我们的岁月又将谱写怎样的结局?
如今,每每从电脑屏上一一划过,看到一个个令人心惊的跳楼自杀案件,美好的青春,就此告别。难道漫长的岁月就单单教会了我们这些吗?难道我们的心智还不如古人看得透彻吗?岁月还魂,你还能读懂古人的心境吗?
仲永给我们以启迪,王勃给我们以力量,他们的结局虽已注定,可是他们的灵魂却将徘徊未来。感叹他们灵魂中的坚定,感叹他们对短暂生命的热爱,感叹他们字字珠玑的诗词。岁月还魂,那灵魂将伴我们成长。

  蝶翅破茧,只是一时芳华,昙花一现,只留一夜香。一刹便是永远,追悔成了纪念。记忆成了浅浅的伤,总会有太多事物没有看透,人生百味还未尝尽,人间一遭便是遗憾不断,多么渴望能支配生命,多么渴望拥有时光。
  如果,我说如果,我会拥有时光,我不会忘记那些初出尘世,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世界,染上恶疾的孩子,都说孩子是遗落在人间的天使,那些残缺的孩子不过是做错了事,受到了了责罚,只要会忏悔,熬过手术台上哪冰冷的考验,所有过错都会得到原谅,我会拿出时光,给予他们一次忏悔的希望。
  所谓滴水石穿,需要日积月累,锲而不舍,金石可镂。成功,不只是需要努力与坚持,更需要的是时间,时光将一切打磨的越加圆滑,人在奋斗中,努力中,消耗时光,其实,人生所做的一切,几乎都在反复复制过去,然后用时光来拼凑新定义的未来。
  每个人拥有时光是平等的,同时又是不公的。正如泰坦尼克号沉船时,看尽人生百态的老人,相拥沉入冰冷的海水,知道死路一条的母亲,给孩子讲着睡前故事,让死亡来的悄无声息,老船长,乐队,船员至死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与海同眠。当初谁都曾渴望过命运的波澜,因为庸庸碌碌的人生不是大多数人想要的,其实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可是这一切对当时那些一拥而上,奋力求生的人来说,多一分时光,就多一份生的希望,死亡会让人慌乱恐惧,什么叫人生看不透,也不愿猜,是不是如果他们有时间,就能避开冰山,如果再多四个多小时营救的船只来了,结果会不会不同,当然,这些话有点像痴人说梦,但至少,我想给予那些来不及告别世界的人一点希望,别让离开都成遗憾。
  曾经有个叫三毛的女子,她渴望自由,所以有人说她是一粒飘忽的尘沙,在那个名为撒哈拉的沙漠上了无踪迹,有人说她是岁月的拾荒者,早已走遍万水千山,看尽人世涛浪,满目苍凉,她花开不败,孤独常在,可是每个在尘世里的人,都会有一个知己,那个人,叫荷西,他们用六年的时间错过,用七年的时光相爱相依,却用一生在离别,人生难逢知己,少一点孤独,这个女子是否就会不一样呢,她是我眼里的迷,却让我想与之追随,荷西是她沧海里的净水,岩石里的青草,千帆里的一叶兰舟,我多么希望这个女子可以相爱相守,即便路途在遥远,我都希望她能不孤单。
  我渴望拥有的时光,是青春不老,时光常在,遗憾不再,爱有所爱,老有所依,记忆的储存卡,永不会格式化,马云红包出身平凡,不求人生重来,只要活得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