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控麻将机-谢在杏花绚烂时

作者:安意如


遥控麻将机-谢在杏花绚烂时

 春,明媚的春,温和的春,又回来了,又来到了遥控麻将机的身边。你总是温柔地飘舞在山间,是那么亲近,亲切。总让人不能忘怀那令人陶醉的梦。我,行走于林荫树林间,寻找那妩媚的春景。
我涉足于深山巨谷之中。顺着山势,逆流而上。一丝丝带着诗情暖意的风,轻轻吹拂过我的脸颊,总让人怀念。不难让人想象的绿总环绕在你身旁。绿,让人耳目一新,百看不厌,它代表了生命的颜色,大自然的颜色。久违的绿,经过一冬,又回复了它的清新与明亮。知了停伏在树林问,跟我捉起迷藏。嘴里唱着《春天的故事》,心里想着夏季的欢愉。不乏的是鸟儿的和音,让人百听不厌。
春,绝对是一桢浸染着生命之色的画布。新绿、嫩绿、鲜绿、翠绿,满眼的绿色呀,温柔着我们的视线。还有那星星般闪动的一点点红、一点点黄、一点点粉、一点点紫呀,也惊喜着我们的目光。
春,绝对是一幅饱蘸着生命繁华的画卷。无论是破土而出的,还是含苞待放的;无论是慢慢舒展的,还是缓缓流淌的;也无论是悄无声息的,还是莺莺絮语的,只要季节老人把春的帷幕拉开,他们就会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在这里汇演自然那神奇的活力。
春,也是一拱彰显着生命神奇的画廊。你看,每一种生命都有自己特定的形态,而每一种特定的形态,都包含着特定的生命信息。无论是高大的,还是弱小的,都要经历着有生也有死的历程,也都有稚气和成熟的时节。无论是引人注目的,还是平淡无奇的,都要沿着那特定的时令轨迹,在自己特定的生存空间里,完成一段生命的壮举。也无论是否有名有分,无论是生在富饶的家园,还是长在贫瘠的沙土,所有所有的、所有的在春天萌生的万物呀,都用自己独特的方式,用尽全部的热情,谱出一曲生命的颂歌。
如果说夏天是火红的,充满活力;秋天是金黄的,充满收获;冬天是雪白的,充满挑战,那春天就是柔嫩的,充满了希望。“沙沙沙------”春雨来了,像花针,如牛毛,似细丝------春雨如春姑娘的使者,随着她一同来到了人间。俗语说:“春雨贵如油”,难怪棵棵花草在春雨过后都发出了带黄色嫩叶的新芽呢!嘿,你瞧,那公园里更美,花儿们个个艳丽无比,争奇斗艳。池塘边的柳树,纷纷抽出了黄绿的柳丝,枝条随风飘动,有如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正展示着她那细小的腰身,梳理着那秀丽的长发,好一派生机勃勃的图景。
这就是春,因着萌生在这里的生命的齐奏,让遥控麻将机真真切切感受到一种神奇的美丽。 

 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着胭脂均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它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

  脚步无声的沉重,从一片废墟中走进,又从残垣断壁中走出。回过头,眼前的一切已是如此缥缈,绚烂如火的杏花,遭到暴风雨摧残后的场景,形象的同自己的境遇吻合,内心的无限痛苦,万感交集,挥笔而书,那笔、那字,提的沉重,写的更沉重。几千年后,还会有人震撼、哀叹。政治上的昏庸无能,生活上的穷奢极侈,而艺术上的多才多艺是这一切的前提。工书善画,知乐能词,足以与南唐李后主媲美;荒淫失国,悲惨的遭遇也同李后主一样的结局……

  一个王朝颠覆,又一段历史兴衰,在一个人的手里。

  如此精美的文字,将那份失落、那片凄凉倒尽,悲怆到极点,无奈的当然。也许事物理应新旧更替,一切都是要变化的,对于他而言,生活会从此潦倒,艳舞笙歌,从此是回忆还是伤痛,从伤痕斑斑的文字中已经明了。特殊的身份,特殊的遭遇,成就了一个特殊的文人,作为文人,他不容遗忘,巧妙的构思,精细的刻画,文字间流露出的“真”和一种又不同于文人的气息,注定他将在文坛上留下深深的印迹;作为君王,他一无是处,华殿舞袖,醉生梦死,最终只是个亡国君!

  命运始终都具有多样性,也许那种放荡不羁和从开始到结局的无奈只是为了造就他在文学、绘画上的一切,然而,可怜他是帝王身!若将这一切都看成一种铺垫,对历史来说是不公平的,生命中牵连着文字的人,不会走进生活的枷锁,不同于普通人的处世观以及毫无规则错乱的内心情感,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戒备,随心所欲的在社会与情感之间徘徊,昏昏沉沉的在人生中随意走过,也许在某一瞬间大彻大悟,只是涂抹了一个更悲惨、暗淡的场景,情景交融,情中融景,景中生情。潜意识的恍惚,一转身已被突如其来的所有冲击的支离破碎,所有可能的结局最终却交集成最凄凉的一种,陨落的人生如同残花般点点,拽着一根足以把心都牵痛的铁索,走过一片颓废的城,萧瑟的风只增添了颓废之余的荒凉,蓦的一抬头已是泪流满面,杏花绚烂的点缀着一切,何去何从终归都是沦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