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牌透视器/栀子花开

作者:安意如


扑克牌透视器/栀子花开

 相遇已是不易,相知更是难得。
——题记

在一个寂寞的夜,有一座寂寞的城,矗着一幢寂寞的房,住着一道寂寞的身影,舞动着寂寞的笔,勾勒着寂寞的文字,只是因为,那是寂寞的扑克牌透视器,用寂寞的思念在想念入梦的你。

不经意间,时光便又悄然而逝,转眼又至深夜,天幕倾洒下寥寥夜色,深邃而又迷离,将白昼的繁华一一掩盖,恍若夜色之后便是那片时空,那片人海。多少次梦回的时光,多少次惊慌失措的呢喃,也是在这样的深夜,这样的夜色,让我不禁深深地追溯,追溯记忆中早已模糊的片段。

心灵深处的思念,耐不住深夜的煎熬,一夜回首,已是举足轻重,已是不可或缺。年少的记忆里,我舞动着一幕幕的过往,与现实交错,亘古的回忆里,便再无其他,只有一道倔强的身影,深拥着这匆匆的岁月。

如果说,所有的错误都是覆灭,那么在这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我们是否演绎了一场错误的相遇?答案仍旧是未知,只是笔尖淡淡的思念,勾勒出模糊的面容,拉起了我微微的心痛,仿若那凄凄的回望里,从未回头过的错身而过!

不到最后,没有谁愿意放弃,信念痛到失去生命,谁都想学会从容,不惧任何风雨,如果仍是覆灭,只为倔强,竭尽生平的气力也要一搏!

止住回忆的倒带,原来人生都是匆匆,匆匆的来,匆匆的走,只是将记忆填补,将诺言嘲弄,将结局淋漓到最终!

流年跌落于指尖,挣脱了所有的束缚,被莽莽的洪流冲散,遗落在无数个瞬间里,种下无数的思念。枕边无畏的话语,注定被怯懦风干成心事,嵌进一个又一个的自欺欺人。

没有谁可以肆无忌惮,将所有淡然,风轻云淡的问候里,颤颤地显露着心绪的起伏,不知所措成为主角。终是匆匆的逃离,留下一个人,一个背影,却忘了同在一个时空里,一片人海中,相遇注定必然。

当旧历辗转到最末,一年又是一年,时空苍苍,人海茫茫,寥寥往事盘踞在心头,人生又是苍老,耐不住的匆匆。漫漫长夜里,一梦回望,感性的我擦出了思念的火花,只叹一夜如梦境,思念再也无法收敛,怀念的眼瞳中泛滥着寂寞。

或许,人生便是这般,缘分也不过如此,总是在极端里演绎,得与失,喜与悲,梦与醒。

假若世界伊始便已是这般寂然,谁仍倔强地舞动着这世间的悲欢离合,饱经世态炎凉,在一次又一次的错身而过中演绎着淡然?

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是因为想你才寂寞。

在这个季节里,我终于归来,一夜风雨,淡淡的清香弥漫而来,噢:院子里的栀子花开了,一朵朵的白色花朵,包裹在翠色欲滴的绿叶之间,又有一滴滴露珠的点缀着花朵显得格外明丽靓眼,在早上明媚的阳光下,栀子花、开呵开,像一层层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的心海,一阵阵清香萦绕我的心怀。忆起,曾今四合院里的那个害羞的女孩。

岁月匆匆,昔年往事已成了诗行,犹记得那年雨后的清晨,一个身穿白色衣裙婉约的女子,手挎竹篮穿梭在溢满芳香的几棵栀子树间,婀娜的身段,晓风吹拂着白色地裙裾在摇摆,我捧着那本《长相思》的诗集,悄悄走近。谁叫她回首时对我那一个嫣然一笑,是那样的明媚,也深深的记住了她两腮的笑靥,是那么的甜蜜,低着头,羞羞答答的递给我一朵盛开的栀子花,香么?清脆委婉的声音,两个人的眼睛一下子注视着对方。我点点头,吮吸着花的香气,傻气,噗嗤的一声笑,让我记住了她眉宇之间丝丝的暖意,含情脉脉的眼神,小手不停地梳捋着她的两根乌黑的长辫。唉!我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敢说,只是留下了那本《长相思》。

岁月匆匆人生的惆怅,光阴好像流水般的飞快,相遇到离别,栀子树下拽过她的手,吻过--她的唇红,我和她的故事如梦,只怪那时童儿无知,凝望着了她的泪花,滴答,滴答、依然选择了离开。谁叫她是大家闺秀,谁叫我是一个南方人、又是个穷书生……恨,无奈!

三十年了,如今回来,又闻到院子里的栀子花香,迷茫中仿佛看到了一个手夸竹篮飘然的影,听到了咯咯,咯咯的笑声。依稀,晓风拂来裙裾在摇摆,秋千在晃,一手捧着一束栀子花,一只手拿着一本泛黄的那本《长相思》,飘洒着乌黑的头发。

揉开眸清里的泪花,日日夜夜的思念,如今且独倚在四合院的门槛,凝注着西山的夕阳,啾啾,啾啾、扑扑的小鸟飞来,也许它们想诉说点什么。我呆滞的目光里,一个挎着竹篮害羞的女孩,在我的脑海里,走来,走来。

我这些年在外,喜欢在月色里独自小酌,有时守到东方泛红,剩一颗最后的星星,一个人痴笑、含着泪花。谁让我一直惦记着那栀子花树旁的那嫣然一笑。在春天时看到穿梭花草里的成双成对的彩蝶翩翩,何为那么悠哉。每当看见秋天时一排排鸿雁从窗棂掠过,能说不羡慕吗。唉!栀子树下的情结,过往如烟,能怨栀子花吗?如今我吻着那片片花瓣,栀子花那么的清香,如此的可爱,深深住进了我的心房——一辈子!这次我已经备好了一叶帆舟,扑克牌透视器的青鸟、红鸟已经出发,熟悉的声音,你也来了?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