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库-爱,更需要“复制—粘贴”

作者:安意如


兼职库-爱,更需要“复制—粘贴”

那小的如蚂蚁的四个字”文科“,”理科“坠入眼球,刺入心里,看着试卷上那分数。顿时感觉自己不配做高中生,让兼职库厚下脸来填理科,拉下脸来进入理科班。我凭什么,我知道这一天,天时灰蒙蒙的。

“我一定要选理科,打死我也不改,再差再难我也要读“。这句话是我说的,而我却要不诚实像个说谎的孩子,不承认自己曾说过的话,十六岁来临的那个秋季,仿佛自己已步入了成人阶段,十六岁可以赚钱养自己,十六岁可以理直气壮的为梦想只为梦想读书,而那第一学期的期中成绩,让我情何以堪,几年前自己为之自豪的数学,如今已面目全非,那是泪流满面。决心要苦读书,在家人面前信誓旦旦的承诺,下次要考多高分。取得多大的进步。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这是一首歌中最美丽动人的一句,是对一个社会中冷漠人群中最震撼人心弦的呼唤。
习惯了在快捷的信息网路上生活的人们,每天不知进行着多少次的“保存”、“复制”、“粘贴”、“删除”之类的操作。可你试着将一些人类的美德类似地操作过吗?请让我告诉你一个美妙的操作,把爱先“保存”再“复制”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粘贴”,试一试,你将因此而快乐一天,甚至一生。
第一次从《读者》上读到丛飞的故事,让我感动到流泪,更让我羞愧到脸红。二十岁了居然没有自发地捐过一次钱,习惯了对身旁受难者的冷漠,甚至特别地轻视他们。念小学的时候,还知道偷家里的一块干粮给乞食者,后来慢慢的就不这样做了,开始去呵斥他们,大家都这样,原来我们学会了把爱“删除”这个操作。
从内心说,把爱“删除”是不快乐的,你内心永远会随物质的变化而变化,但你永远会记得小时候当你把食物偷递给乞食者时,他给你的那一个发自内心的感激笑容。学会把爱“复制”、“粘贴”你就是爱的天使,我崇拜丛飞,崇拜白芳礼老人,还有小李和他的同学们以及这些传播爱的领头人,但我更爱捐出自己全部压岁钱的那个同学。因为她知道不只是接受,更重要的是付出。一颗感恩的心永远是一个盛放爱的晶莹透亮的水晶盆,一张拉不下的面子,仅仅是一张漏洞百出的网,真的有点可憎。
爱,需要每一个人去“保存”、“复制”和“粘贴”,而不是仅靠一人或一个基金会去传播。社会需要丛飞、白芳礼、李亚鹏和王菲的爱,更需要的是每一个伸手投足间的爱,爱可以“积小流成江海”。
爱,没有“删除”,也不只是“保存”,它更需每一个人去“复制”,去“粘贴”,只要人人都“粘贴”一次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手拿了张高一学生文理选科确认表坐在宿舍那窄小的床上,感觉十六岁的天空就要塌下来了。我想有个人来体会我的感受,我猛地站起来寻找一本疯狂阅读,当找到时心里觉得还有它在,我拿着它感觉它就是无价之宝,我小心翼翼翻开第一页,上面的一句话”十六岁不要随意放弃“,我心里有一丝触动,我知道纸上该填什么了。

时间从手指缝中悄然溜过,回想过去的点点滴滴,恍若近在眼前,但由于抓不住留下的痕迹就远如梦幻。

这些发生在二个月前的想法、说法已在这个寒冷的,新的一年2013年纷纷落幕。这是高中第一次期末考,也是十六年来最灰蒙蒙一次期末考,哪少得可以口算的分数,一个又一个地刺入我的心里,那一天,天真的很阴霾,,不敢张口吸入空气,课室外的叶子也快变黄,地理老师说一般这些是常年都绿的树,跟当地的气候息息相关。如今它依然要变黄凋落,班主任手拿5十多张叠得很高的灰绿色的纸,很像今天的天空。老师很严肃的和兼职库们说这是文理分科的确认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