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麻将,梦里江南

作者:安意如


游戏麻将,梦里江南

往前走,桌案上一大堆黄色糯米糕出现在眼前,这就是传说中的桂花糕。糯米糕的顶上附着一层红豆酱。师傅用刀切下三角形的一块,插入一根木签,往桂花红糖汁里一蘸,秘制桂花糕就做成了。游戏麻将这个小吃货,又去买了两根儿,放到嘴里尝一尝。不咋地呀,不太喜欢这桂花糕。

吃货们!吃货们!看过来!要想满足味蕾,就来古城西安回民街!这里是吃货的天地,好吃狗的伊甸园!要想增强唾液分泌系统,就来回民街!

吃完桂花糕,希木酸奶冰淇淋卷几个大字映入眼帘。对于是冰淇淋为忠实粉丝的我,这无疑是一大诱惑。我手握钞票,在人堆里横行穿梭,总算挤到了冰淇淋店前。啊哈,原来是炒酸奶啊。这可不是把酸奶放到油锅里煎。而是在低温铁板上,让它固化,变成冰淇淋。为什么可以做成卷儿了?定睛一看,店员把冰淇淋摊平在冰冻铁板上,再用冰淇淋馋,从后推到前,就可以做成一个个的小冰淇淋卷。我买了一份芒果冰淇淋。店员小妹把酸奶倒在冰冻铁板上,再盛一大勺芒果酱放到冰淇淋上。还用冰淇淋铲,不停地搅拌,为了使芒果粒分布均匀,店员用冰淇淋铲像跺肉酱一样快速地跺着。最重要的来了,芒果酸奶酱被摊平在冰冻铁板上,等冰淇淋差不多硬了,店员用冰淇淋刀从后往前刮着。几个小冰淇淋卷儿就这样做好了。我切下一小瓣,放到嘴里尝了尝,嗯!真好吃!

消灭完冰淇凌卷,我又盯上了旋风薯塔店。店前的桌案上堆满了小山一样高的旋风薯塔。旋风薯塔的木签很长很长,上面挂满了土豆片,每个土豆片都是连在一起的,就像沙漠中的龙卷风一样,故名旋风薯塔。我点了一份,小哥拿起一大串,放进油锅里,打开开关。丝丝!过了一会,旋风薯塔炸好了。金黄金黄的,让人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瀑布挂嘴边。小哥拿起一大瓶番茄酱,红线条在旋风薯塔上来回飞舞。使人滚滚唾沫东逝水。浪花淘尽咽喉。是非美味吃后论,胃口依旧在,几度番酱红。

走进回民街,烤肉的香味儿扑面而来。街边立着一座烧烤房,上书几个大字:红柳烤肉。原来,这种烤肉的签不是一般的木签,而是用红柳枝刀削而成。这种烤肉,不仅烤出来,香味四溢,看着都会让人胃痉挛,忍不住要尝上一串。卖串儿的小哥,站在高板凳上,吆喝着,甩动着肉串儿,招来一群一群的好吃狗。看过来看过来,红柳烤肉香又香,不吃几串儿留遗憾。亏本卖亏本卖,肉串清仓大甩卖。我上前也买了两串,看着都有劲儿。嗯,好香,肥得流油。孜然、辣椒、羊肉完美地糅合在一起,加上红柳枝,造就了回民街第一小吃。再看干吃货们,一个个脸上全是辣椒,嘴边挂着两滴羊油,红牛烤肉横在嘴前,牙齿咀嚼器嗤嗤地的撕扯着。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无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享贪欢。”

是被无边丝雨打湿了江南梦,推窗而立,正是夜半,雨滴芭蕉,竹林飒飒,萧条景不生萧条心。叹多愁纳兰在无数个这样的夜写下断肠词。“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当初如何,而今又如何,悲欢离合总无情。还不如同李后主所言:“一壶酒,一竿身,快活如侬有几人。”在悲愁交杂的人生中寻片刻欢愉。寻春需是先春早,莫待无花空折枝。烦忧是永久存在的,而欢乐却是稍纵即逝的,要及时抓住及时把握。

一夜的春雨休止,房檐下滴答的雨声还有鸟叫声催醒了江南小城。着一袭素衣走过雨后小巷,湿漉漉的青石板,粉墙黛瓦好似江南的象征。小巷里升起腾腾的烟火气,飘着糯米青团的清香,偶尔还会遇到扛着家伙走街串巷卖蒸糕的手艺人。或青或粉的蒸糕软软糯糯,配着春茶,凉凉的甜和淡淡的苦是江南人永远的乡愁。

不知走过多少座石板桥,永远走不倦看不够,只是一片片青石瓦,一座座亭台就让我的心莫名悦动,是平和也是欣喜。路边买花的女子,一身青布衣,头插一朵小山茶,不笑不言已是动人。我轻轻蹲下身来,看竹编筐里还盛着露水的小花。山茶、栀子、茉莉、玉兰,皆是素花。心生喜悦,买下一株山茶和茉莉,清香而小巧,那香仿佛是为自己而散发。在这里有许多像卖花姑娘这样清淡生活的人,或是传承一门古老的手艺,此生踏踏实实做个手艺人,或是世代开着一家小店铺,不扩张也不卖,只是安安稳稳的过衣食无忧的日子。他们都是我十分敬重的人,一生清白,不讨好也不自傲。

在江南简朴的生活也会成为艺术。轻阴微雨时泛舟湖上,一壶清茶一碟点心,想古人曾在客舟上伤怀忧思,“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多情人听无情雨总难免伤怀,今日,我这个无情人听无情雨只是享一份内心的清净,感受一丝古风。

许多人平生长恨欢愉少,我却不贪这短暂的欢愉。在江南,愁也是软的、细的、清的、淡的。深林中传来的幽幽琴箫声,古寺清响的撞钟声,远山处有潇洒闲人打一套飘逸拳法,拳不醉人人自醉。仰望高耸翠竹,闭上眼,湿湿的微风拂过肌肤。静谧让所有的感官都变得单纯、敏感,如同新生般的喜悦。拭去心灵的蒙尘不一定要青灯古佛的出世心,只要时时观照、时时舍弃,清净不请自来。

一场幽然梦,莫惊醒。让我在看看江南的一屋一瓦,在闻闻那墨香,听听那琴音。即使身远我的心也要留在这古典的江南,等游戏麻将再去红尘中经历一番,再归时,身和心都会安然留在这小城,这古韵的墨画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