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麻将|文字里,秋意

作者:安意如


四人麻将|文字里,秋意

   秋,是一个容易引起回忆的季节,近久,读到许多抒写过去的美文,字里行间皆有几分凄伤。走在时光阡陌,或许,每个人的心里都留存着遗憾与伤痛。桃红柳绿的春,雨骤日烈的夏,叶零花残的秋,风寒雪扬的冬,如果选择一个季节来承载感伤,也许,秋是最好的单选。
  
  人是感性的,喜怒哀乐惧,充斥了四人麻将们的生活,仿如自然界的风花雪、雷雨电,不可或缺。无忧无虑的孩童年代早已相去甚远,一路被时光推着往前,能够转身的只有回忆。我们在向曾经的青春与青涩致敬,固然是感慨韶光逝水,何尝不是自我的反省与完善。一年四季,我们把快乐给予了春夏冬,留一个忧伤的缺口给秋吧,将凄美进行到底,在现在里念叨失去,在回忆里珍惜拥有。
  
  一路走来,晃眼多少个秋过去,感觉经历很多却又很简单,很多时间都交代在作业与考卷之间,有时想想这会不会是对生命的辜负。翻烂了如山的书本,带着自诩的荣耀,我们骄昂着头步入江湖红尘,阅读梵文般的社会典籍,修得走火入魔,因而产生遗憾与伤痛。现在的回望,不过避免重蹈覆辙的错,回忆里有过往的失落,其实也蕴藏着未来的希望。
  
  老子的《道德经》里有几大思想: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身在俗世,面对纷扰,要达到这样的境界何其不易,但我们可以无限地靠近,从而窥得一丝生活的真意,高山流水之间觅得几多乐趣。圆滑做人与圆润处世,我更喜欢后者。太多的机心,易失本性。知音难觅,知己难寻,何尝不是如此。我知君心如明月,君知我心似湖水,人与人该多一分坦诚。秋,是一位饱经沧桑的智者,一片叶、一缕风都是秋的哲言。
  
  喜欢品读动人的文字,每一字都是情,每一文都是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相隔天涯,不曾相识,也未必沦落,却因文字而结缘,你聆听我的忧,我分享你的喜,在文字里成了默认的知己。若可,留几页拙文以供茶余评点,否则,做一个读者默默地品与学,也是一大乐事。物欲横流,精神里的寄托是文字。
  
  一文释怀,一文暖心。结,在文字里解开;痛,在文字里抚平;乐,在文字里传递。心灵的智者,你在天之涯,文字化为花开,让地之角的我感受了春暖、夏灿。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如今,秋风起,秋叶落,我在黄叶上写满感谢与祝愿,随秋风一道遥寄:秋,安暖!
  
  

   躲开纷纷扰扰的花季,择一处未曾践踏的荒芜,于秋风的冷瑟中,于微露的清冽中,悄然地,矜持地,就开花了,野菊花,一旦盛开,便是怒放,是一大片无法抵挡的生机勃勃。
  
  漫山遍野,恰似一幅仿古的油画,要远观才能浮出意境的那种。看一朵玫瑰,是瞬间的惊艳,赏一株野菊,却是绵长的玩味,简约的瓣撕成细细碎碎的温婉,素白的朵,淡黄的蕊,似乎是集了所有花的千姿百态,却只是将岁月的感悟低眉含蓄地写意,甚至在某个角落,你不屑地走过,一阵清香,蓦然回眸,犹见花蕾点点,在叶间摇曳着不亢不卑。
  
  百花齐放,挤在春夏里炫耀,便是俗了,梅花,独自在寒冬中暗香,太过高调的清高,便也不是清高了。唯独野菊花,寂静地盛开,孤傲地凋谢。开时,没有含苞欲放的等待来预邀一份欣赏,就那么嗖地一下,笑开了一大片秋景。优雅的白,娇羞的黄,如江南女子碎步在烟雨中,举足间流溢的都是青色旗袍的沉醉,那样的美到极致,又恰到好处。谢,便是悄悄地敛了花容,依旧静静地依偎在花托上,亦如一位卸了妆的少女,只是清淡了几许容颜,骄傲得不肯憔悴,不肯以一抹落红惹世人怜爱。
  
  九月,注定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季节,看一场叶落,可以如欣赏一幕缤纷般去感悟时光的静美,也可以如惆怅一番别离般去神伤岁月的凉薄。野菊花,就在这样一个诗意纷杂的季节里,在陌上,在山坡,在天地之间,用简单而深厚的颜色,去描绘时光的文采。
  
  每一个流浪的旅人,都可以在小憩的片刻,掬一把花枝,在失意的迷茫中,寻求一缕生命的蓬勃,然后欣然前行。
  
  每一位滞笔的诗人,也可以在蝉鸣虫叫的聒噪之后,撮几朵花入茶,在月下独思,待茶温正好,静品一份人生的沉淀,然后诗意泉涌。
  
  一朵小花,就这样在我心中烙成图腾。
  
  万千娇柔,以优雅的净白,不染俗尘;
  
  一点妩媚,以清丽的淡黄,不扰凡眼。
  
  也许,只为一个绽放的约定,也许,只为一丝谢而不凋的钦慕,我总是在野菊花盛开的时候,盈满搁不下的乡愁,甚至期许在这样的乡愁里邂逅一场淡淡的爱情,不用轰轰烈烈,不用刻骨铭心,只要真真切切,两心相惜,静静地来了,不去拒绝,携手走一段风光旖旎;默默地走了,不去挽留,执手落下一段回忆,飘满野菊花的味道。
  
  乡村的野菊花,开在唐宋的诗词之外,然,在故乡的阡陌上,以叶为笺,以瓣作笔,以时光的恒远,无句成篇,字字流传,一朵,便醉了四人麻将的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