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塔-那个世界

作者:安意如


麻将塔-那个世界

心忽然冒出一股令人窒息的酸,不知在何时以如此的荒唐且是那么的可笑。
曾以对自己说过一定要好好努力地珍惜,可是总在懒惰与坚持中挣扎。
多少次的茫然几乎想把过去全部笼罩或多或少有些触底,那俨然晃过的时间里麻将塔落下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心不知何从!
我总在未自己善未努力做的事情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依稀记得那天在那个熟悉的街口一次偶然的回首,一个单薄的身影随风卷入我的眼眶,忽然间有股难以掩盖的物体遮住了我的视线,那个脚步蹒跚的老人,那个深爱着我的——爷爷
他在年迈的晚年不曾想过天伦之乐因他身上流露着一股坚韧的气息或许那是他唯一不朽的灵魂,因他的那股韧劲他那瘦弱的躯体早已饱受着病魔无情的摧残,我不曾设想过爷爷他竟会如此的顽强,当他躺在病床上痛苦的呻吟着时我在干什么。我不是是什么的不肖子孙但我连爷爷一句最简单的话我都未能……一股暖暖的热流缠绕在心头,但在某个方面我却任凭懒惰的细胞控制着我整个大脑,无情的岁月,能够压折多少人的光辉岁月。
遥想爷孙当年,那一着一根竹竿,在片散发着稻香的田地中,坐在田堤上,望着欲沉的夕阳,望着岁月在爷爷身上刻着的伤疤,守着爷爷心爱的狮头鹅,那曾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可那又能奈何呢。
如今我却独自一人坐在那个爷爷挚爱的田庄,摸着那些苍老的篱笆,想着过往的烟云。那棵当年爷爷亲手种下的树儿,如今枝叶茂密花儿灿烂!
那个我至爱的爷爷,我想他现在应该在另一个遥远的地方开辟这属于他的乐园。顷刻,一个涌上心头的热泪欲把我卷回。我朝着田庄旁的那条沟子里底下了几滴泪花,看着被泪击起的几圈涟漪,我问着水里的鱼儿啊你们可知这泪花儿饱含着我多少思念与眷念吗?可那鱼儿定是听不懂人类的语言
那个慈祥的脸孔几次几次?袭到我的梦里面,是否我对你的思念您感受到了呢?还是你走的是那么突然,我来不及把你珍惜你却带着许许多多的不甘心走向了那一个我不曾想象过的世界。我再也不可能在那条回家的路上再次与您相遇,我还没把您看够您却匆匆地在我的世界里消失的那么的快。大雨开始下了下得是那么的猛似乎在哀悼着!
我低着头,仍然无法接受在以后的日子里没人能与爷爷畅谈,哪怕是一句最简单的问候也行,可我又必须得接受爷爷的辞世,这混浊的世尘我不想让浮尘埃淹没那份深藏的挚爱。
那个不朽的灵魂是您留给我最最美好的回忆。
唱一首简单的歌,用幽雅的旋律!愿风能把我的思念带到那个世界。

 从一出生到现在,妈妈的手就没有离开过我。
  当我还是会走路的时候,妈妈就抱着我,什么时候也不会松手,抱累了就换一只手,从不会抱怨,当我蹒跚学步的时候,她的手就搂在我的腋下,生怕我会摔跤,当我上学的时候,她那灵巧的手变着花样给我们做好吃的,我们每次都会像馋猫一样,把所有的东西都吃光光。
  现在,我几乎都没怎么碰过她的手了,因为没有什么时间,也因为年龄的原因,与她越来越生疏了,连话也很少和她讲,每次有什么不顺心的事都宁愿跟朋友说也不愿跟她说。
  直到有一天,学校要举行一个感恩的演讲会,要求家长来观看,回去后我就随口这么一说,反正去不去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演讲会开始了,别的同学的爸爸妈妈都来了,我就有一些着急了,真后悔没把这个当回事,突然,有一瓶饮料从我的身旁出现,我一转身,原来是妈妈,看她满头大汗,就问她干什么去了,她说:“我怕你口干,就去给你买饮料去了,可不知道那里卖,最后跑到学校外面去买,可是人太多,所以到现在才回来。”顿时,我的心颤了一下,不知该说些什么,眼泪也在眼圈里面打转,但我强忍着,最后还是流了下来,但我背着她擦掉了。
  演讲会中有一个活动就是要我们牵起母亲的手,对她说心里话,我牵了她的手,但没有对她说我的心里话。可能是因为害羞吧,手心就出汗了。刚想着擦去手中的汗,一看,我还牵着妈妈的手呢,顿时,我呆住了,妈妈的手是那么的粗糙,而且手掌还有一层厚厚的茧,我抬头一看,才发现妈妈不再那么年轻,眼角布满了皱纹,脸上也有很多的斑,我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哗哗的往下掉,妈妈看见了,问我怎么了,我说有沙子进眼睛了,她说:“不要紧吧,让我看一下,”我连忙拒绝了,生所被她发现。
  为了我们,妈妈从一个二十几岁的漂亮姑娘变成了现在的家庭主妇,为了我们,整天都不能穿漂亮的衣服,为了我们,整天都要起早贪黑的为我们准备吃的,为了我们,她的手布满了老茧也不曾修理,为了整个家庭,整天都忙里忙外,不曾休息一刻,为了这个家,她所她的青春都无偿的奉献出来了。
  时间稍纵即逝,虽然时光不能倒流,但是我希望麻将塔能够珍惜现在的每时每刻,多为父母分担一些忧愁,替父母减轻一份担忧,为父母挣得一些荣誉,也好弥补以前没有做的一些事情,从现在做起,希望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