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红包/我们在蓝色海上飘

作者:安意如


送红包/我们在蓝色海上飘

人说,人生得一知己乃一大幸事,对一个一生的知己很难得,但,一个一生的对手,亦是珍贵。不管生活也好,学习也好。你总不乏对手,这些对手往往给你制造了压力,缔造了动力,不是么?当你看到对手超越你时,你会不甘心,而这种不甘往往能爆发出超人的力量,使你加快脚步,拉近也对手的距离。当你超越对手时,你会有强大的自信,这种自信乃是一种推进力。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不难让自信变为自大,但你自大骄傲时,这个时候就很危险了。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把自己的目标转移到另一个强大的对手上。所以,当你这样做时,你会在人生这条大道上越跑越远,超越一个个对手,他们都只是在你的人生留下一道风景线而已。所以,送红包们的对手无处不在,但真正的一生的对手就很珍贵了。一生的对手,他会如风如影地在你前后,有时候你跑出一段距离,回头朝他笑笑,放慢了脚步,可当你回过神来,却发现前面的他在朝你挥手一生的对手值得珍惜,他们会源源不断地给你制造压力,让你不过放下脚步,松懈下来。

只有当你有对手时,你才能激发你的潜力。有一个故事说渔民们在一个港口钓到了许多奇特的鳗鱼,许多人听到这个消息就去抓它们。鱼的生命非常脆弱,着陆后不久就死去了。然而,有一个人可以把活鳗鱼卖给市场,因为活鳗鱼的价格比死鳗鱼的价格高几倍,所以他很快就成了一个著名的百万富翁,但其他人的家庭只能养活自己。死前,富人告诉儿子,只要把几条名叫狗鱼的杂鱼放在装满鳗鱼,满仓的鳗鱼就会被激活,因为狗鱼和这个鳗鱼是对手,所以竞争不会导致无聊的死亡,生命也会这样死去。竞争对手之间会有竞争。

 多少次回眸,看到的只是寂寞的影子,记忆里的曾经,在不觉中模糊了流年。沉默的海上,忧郁的蓝,却始终没能再次邂逅那一场美丽,留下我,孤独的不知该飘往何处?
  
  ——题记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在黑暗的角落里,欣赏着别人的繁华,体会着自己的孤独。些许是灯火阑珊,亦或是不敢去追逐,就这样,在一个人的城池里,踯躅复踯躅。
  
  沉默已久的身躯,不知道是否还有流浪的冲动,于是,我把身心剥离,折叠着流年里的纸船,无法想象的是那颗沉睡的心是如此的易碎,轻轻触碰,便从此消散无形。连同那流年里的纸船,流年里的梦,一起飘向未知的远方。散乱的支影,再也无法收回那颗破碎的心,于是,我就这样在蓝色的海上,苦苦的感伤。
  
  悲伤是寂寞者的传说,寂寞是悲伤者的守候,曾经熟悉的、现在安静了,曾经安静的、如今离开了,曾经离开的、早已陌生了,曾经陌生的、从此消失了。谁把那一季又一季的花开花落,揉碎成泥土中潮湿的腐朽。谁把那一场又一场的擦肩而过,让岁月美的黯然神伤。
  
  浮光掠影处,浅拾那疼痛的涟漪,感觉自己仿佛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边缘。原来,我只不过是那只华丽的木偶,演尽了世间所有的繁华,感叹着此刻的尘埃落定。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好多。生活是如此苍白无力,当一切成为过往,我们是该荣幸,还是该疼惜?
  
  可是我,再也无法明白。
  
  迷失在忧郁的海洋里,犹如蒲公英迷失在暧昧的风中,看似自由,却身不由己。只有自己慢慢的体会,那原来是一种喧嚣而凛冽的,充满了恐惧的声音,是一种不确定的归宿的流动。在这样的一季里,我在静静的等待岸边的游人,感叹的是灵魂的麻木,再也唤不醒我冷落的知觉。
  
  梦里的花落,染了指尖,湿了心情,谁又能把我忆起,笑看人间烟火?原来匆匆而过的,除了时光,还有那烟火的一瞬间。别人常说,有些感情就像肥皂水吹出的泡泡,脆弱又无处安放的美,放任它,是破碎,抓住它,是空。那么,我是该留你,还是该放手?
  
  最初的干净倔强固执骄傲早被时间磨破,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要与我背道而驰,原来,我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寂寞,任蓝色的海把我带到无法预料的明天,去期待着下一个岁月认真,却不曾想过下一个岁月又是上一个轮回的忧伤,无限循环着愁绪的总和。
  
  孤独的海上,浪花拍岸,如果可以将岁月和梦一起安葬,我愿在海上一直流浪。

珍视你的对手!如果生活中没有对手,就不会有压力。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没有动力,自然就不会有进步。如果生活中没有对手,它就像一棵没有枝叶的参天大树。如果生活中没有对手,那就像没有砖和瓦的高楼。如果生活中没有对手,那就像没有溪流的浩瀚大海。

快乐让人麻木,而痛苦让人成长。我们不太清楚那些给你带来快乐的人,但我们记得那些给你带来巨大痛苦的人。没有对手的生活是不完整的生活。每当我读康熙帝的时候,当我看到康熙在一个宴会上为成千上万的老人敬酒时,我感动得热泪盈眶。他喝三碗酒,第一碗敬孝庄皇太后,第二碗敬大臣和工人,第三碗敬自己的死敌。他说,这第三碗酒,我要给我的死敌。螯拜、吴三桂、郑静、葛尔丹和朱三王子都是英雄。他们创造了我,他们迫使我取得了这个伟大的成就。我讨厌他们,尊重他们,唉,他们都死了。我很孤独!我希望他们再和送红包成为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