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国军棋透视外挂-我的时间

作者:安意如


四国军棋透视外挂-我的时间

 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帕斯卡尔如是说。

正如周国平《时间》中论道,四国军棋透视外挂们站在时间与空间的交汇点上,我们徘徊于永恒与瞬间的交轨处。时间是这样一个永远无法触摸的抽象,却又这样真实地存在,一如哲学中所提到的“我们都是矛盾的结合体”。

瞬间无法停留,永恒不可企及。我该如何在时光的隧道中,缓缓滑行,不至落后也不至刺眼伤人。

诗人曾认为是时间的记录者,他们在笔下记录春夏秋冬,四时更替。然而,他们越是奋力,就越像是挣扎,在时间里摆脱时间。

在孩子的世界里,时间是无穷无尽的。曾经,我也一度拥有永恒,在生命中绽放美丽,但却是曾经。

身前身后,在历史长河中起起伏伏,成功人士一浪推一浪。古人陈胜佣耕立下鸿鹊之志,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石破天惊,成就自己在时光中的生命。今有何祥美从初中文化到现在的射击神手表明了时光中生命的异彩纷呈。也有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以梦为马,在夕阳的壮烈中完成自己同样壮烈的生命。

然而,他们的成功很难复制,因为时间在变,万物在变,一个人成功的路子也在变。

我该如何将我的时间一寸一尺地好好握在手心?

我无法看穿掌心的纹路,正如人无法看穿命运的安排。我无权忘记过去,但我必须坚定前进的步伐,给我的时间以生命。

流年中的悲喜推叠,错错对对,使我慢慢、慢慢地了解到,没有什么不朽,谁能保证心不变,看得清世事沧桑。我们呐喊,我们彷徨,都只有一个期限,那就是一生。一生何其短,又何其长。一花一世界,一佛一如来。唯有在这一生中,把握好自己的时间,如何做人,如何在合适的时间里做好该做的事才是真正思考的事。我真愿在我的时间里,像徐怀谦笔下的文字那样,又柔软,又坚强。

给我的时光以我的生命,让生命在时光中缓缓流淌。 

耳边是易水翻涌的声音,太子率众人来送我。我笑笑,我不会让他们失望!秦若不亡,燕必亡!我带上秦武阳,祭过路神,便要上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反!”高渐离,我的知己,击筑为我送行。我哪里会想到在我失败后,他会以另一种形式刺秦,并很快与我重逢。我没有回头,我怕见到燕国百姓那千钧的目光,我怕易水的歌声将我淹没,我怕踏上燕国的土地——我的故土。

我来到樊将军府上,我深知:要接近秦王,先要得到他的信任。燕督亢的地图我已背好,只缺一件……樊于期是秦国逃亡到这里的,如若取其首,献给秦王,秦王必喜……为了报太子之恩,我也只有这么做了。樊府的门重重的关上了,等它再打开时,我已将流泪的头装入匣子。樊将军,你等着我,等我报了恩,黄泉之下再向你赔罪!

风,就这样带我离开了燕土。武阳的目光如炬,燃起了我的雄心,赢政,你受死吧!

……

战国末期,秦并天下,势不可当,秦军灭韩破赵,直压燕境。燕国危矣,为报答太子之恩,四国军棋透视外挂决意刺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