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红包雨,起点终点与谁伴

作者:安意如


天猫红包雨,起点终点与谁伴

  黄昏寂静,风光无限,令人入迷,但每个人眼中自有每个人的黄昏,自是各不一同。

看那夕阳即将告别那一座座山峰,一点点最后的余晖为大地涂上了红叶似的色泽,片片白云被染成如彩霞一样的光艳,或从群山的缝隙间缓缓地飘过,或伴着静水流淌,或同飞鸟嬉戏,甚为快活,极为逍遥自在,自然而然地游荡于苍穹之中。

天猫红包雨随心而漫步,来到静如止水的溪河边,我每天散步都会经过这里,看白鸽高飞于空下,观大鱼浅游于河底,骤然之间,阵阵风过,倒影于河中的万象来回摆动,疑似人间在河床之下,熟不知我在水底之地也。

远处萌生了一缕氤氲,只向高空飘去,慢慢地舒展开去,绝妙的景致冲进我胸膛,心神如涅槃一般没有任何相,悠悠地吐出一口气,深沉地,轻灵地,信手拈来一曲大自然,用心弹拨,仰天长吟,生生不息的灵音源于混沌,填满我心,充塞天地,一曲未了而一曲又起,接连不断,无有穷尽,有无穷尽之韵律绵延不绝于时空中,与人,永久而不绝于耳。

沉醉于如梦佳境,我,来自红尘而又不在红尘之中,那满腔心思凝成眼前的大山,耸立于天地之间,上可达天顶,下可及地底,悠哉乐哉,心有宇宙矣。

异样的天色,满布着不知所名的仙影,一个一个在半空中起舞,瞬间来到我额前,刹那间又去到我看不见的地域,变幻莫测,无法窥视其奥秘,凝思许久,是那些个影儿把我的梦魂带走了?或是我的梦魂牵引着那些影儿?还是我的梦魂就是那些仙影?大概是脑中幻想滋生的幻象吧,可却那样真实,我似在天际遨游,又似在烟雾缭绕的虚境中。

满脸毫无惊异,神色幽迷,如同夜色盛装着洁净的月辉,浩瀚穹窿在我眼波中荡漾,无数人世在我眼中沉积,一切的一切,无形无象,无影无踪,犹如上古之大道再现人间,微妙而又神秘,又如梦思恍惚之间即来即去,实则无来无去。

清净小径,澄澈山景,将秀美隽永的风光尽揽入怀,与我的心一同点缀大千世界,僻静的一隅,独坐于岸边的一块石阶上,我阅读这一本名为“大自然”的天书,领略着里面最为精深的最神奇的秘密,灵魂生出无数幻相,仿佛置身于希有罕见的乐园,通体舒畅,这是一种至乐,是一种至妙的心境。

此处不存在人间的趣味,这里只有一个超凡的清静,一个飞了的魂魄,一个不可言说的和谐,我永远保留这样一种玄幽的心界,天灯即会在人间亮起,神辉普照广袤的天空。

安好的黄昏,我奔赴了一场灵魂盛宴,与那些死去的不朽的神灵同席而坐,一番畅谈,精气驰骋霄汉,精魂纵横天地。

  红尘一世,缘始缘终,缘起缘灭,尽今生悲痛。人生如梦,如戏,梦如戏,戏如梦,这一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今生今世,这段旅途,与谁伴,谁伴已?尘缘了,沧桑泪,封,这一生这一世,起点终点,旅途一人逍遥游。
  
  起点,这个起初的站点带着欣喜扮演了我的角色来到了尘世,对一切事物有着好奇,有着向往,有着美好的想象。原来世间如此美!新生,感觉空气清新,感觉雨水是甘霖滋润了万物,感觉风是清泉使全身凉爽,感觉所有都是那么那么的好,让人痴迷如醉,让人迷恋如梦。原来醉了会醒来,梦也会醒来。
  
  有一天,坐上了这座城的公共汽车。走上了公共汽车,车启动了,注定此时不能下车了。第一站上了很多人,也让车内热闹了起来,让人不觉孤单,不觉寂寞。第二站下了一两个人随着又上了更多人,让车内更加热闹,更加不觉孤单与寂寞。第三站,第四站,第五站,……随着下车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上车的人逐渐少了,跟着没人上车了也没人下车了,跟着开始感觉孤单了,渐渐的也感觉到了寂寞。没有热闹,没有了人,变冷清了,最后只剩下一人独望车窗外的风景,渐渐的多了几分伤感,几分疼痛。看着外面的世界,却已不再适合天猫红包雨……
  
  这一趟公共汽车上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悟,是什么?这个站点的停留,来了谁,去了谁,下一个站点,又会来谁去谁?回想所有,原来一切并没有改变,而这一路也并没有来了谁去了谁,只是你在这场梦戏中想了一场梦戏,扮演了一个未知的角色。
  
  终点,一人,一心,一座城,一个世界,走一朝。梦醒了,醉了也醒了,这场戏,继续扮演,风雨交加的夜,风雨交加的路,不是那么美那么美!原来,想了一场幻想的梦,绝望了扮演的配角。这梦,这戏,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是悲是喜,已经不在乎了,是好是坏,己经烟消云散。
  
  起点终点与己伴,一世红尘无牵绊。梦已如梦空幻梦,戏已如戏何须真。梦戏真假己随风,人生戏梦游逍遥。风雨如尘怎奈何,红尘世间皆云烟。
  
  起点终点与谁伴,原是一人一世界。起点终点与谁伴,原是一梦一场戏。起点终点与谁伴,今生是孤星逐日。起点终点与谁伴,今世孤人逍遥游。
  
  红尘一世,缘始缘终,缘起缘灭,尽今生悲痛。人生如梦,如戏,梦如戏,戏如梦,这一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今生今世,这段旅途,与谁伴,谁伴已?尘缘了,沧桑泪,封,这一生这一世,起点终点,旅途一人游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