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女生兼职,热血不枉青春过

作者:安意如


大学女生兼职,热血不枉青春过

六月的夏风吹来了中考的讯息,七月的燥热炽痛了眉间的汗珠,八月的知了歌唱着轻松的序曲,九月的校歌承载着少年的梦……

  几个月之后,从对高中生活心怀向往对开始习惯这种紧张而又充实的生活,心底仍道不明白这种看似特殊的滋味,用再多的言语都难以表达,可能只有真正经历过才懂汗水并不苦涩。

  就像大人们所说的那样,唯有经历过苦痛,才知珍贵。

  在开始上课前,按照历来的规定,大学女生兼职们新高一展开了为期不长的军训,仅仅九天却有些许收获。从小到大我仍坚信,各种经历或是各种苦难都有命中注定的原因。作为人生挑战者的我们,绝不能轻言放弃。军训虽苦,虽头顶骄阳烈日,但当会操的那天,我们意气风发说明了我们用于战胜一切的决心与信心。高中,就像一扇金色镶金的大门,我们若好奇则必须找到那把钥匙。或许那金色大门里满是金银珠宝、名贵首饰;或许那金色大门里空空如也;也或许那扇大门后是通往梦想大门的锁匙……人生有太多种可能,我们像初生牛犊,唯一能做的便是尝试。

  高中生活已然度过了一周,时光若手指缝间的粒粒细沙,越是紧握越是加速流逝。仿佛自己刚步入初中般的无知、青涩,那么步入高中的自己又是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来描述呢?

  无论是同学、老师、课程、作业或者是作息时间表,都在发生应该的改变。至少放学后不再嬉戏聊天;老师似乎也没有初中老师爱唠叨,没有初中老师那么严;课程不再像以前那么易懂,知识点不再一点拨就大彻大悟;作业很难在放学之前完成,大部分作业只能耗费唯一的晚自习时光;一般结束晚自习之后就没有太多的经历做其他感兴趣的事,一天一天地,如此充实而又忙碌,时而开心,时而困苦。

  老师说,从一进校,就该有关于未来的梦想。对未来我总是迷茫,但也总是向往。三年如此短暂,就这么决定了我一生的轨迹,健步如飞或者是步履蹒跚。三年后,我将带着高中的回忆和青春无悔离开这里。离别不该是感伤的,好的时候,离别是为了遇见那个最好的自己。

  不管怎样,人总是要有梦想的,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现在虽苦,虽难以战胜困意,但只有被火烧过,方能出现凤凰。可能现在我们认为苦不堪言,但这只能说明我们累了,因为我们在走——上坡路!

  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能会失败,就算飞不到成功的彼岸,也会是最好的自己。即使努力也是徒劳无功,也不枉我曾努力过、热血过、青春过。

 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当然,这样想时的我并不是绝望的,只是略带有一种武则天式的华丽寂寞。尽管武则天是史上唯一一个女皇帝,可又有谁明白这种唯一背后的寂寞,这种寂寞太过华丽,华丽得让人不明所以,方向尽失。

  而我的寂寞来自于属于与真正属于。我明明很伤心却还要假装微笑,我明明不喜欢却还要拼命地点头,我明明想静静地呆着却还要滔滔不绝地讲着,我明明很期待却还要装作无所谓。有朋友说,我这是活该,是我自己给自己灌上了这种叫虚伪的东西。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很虚伪。只是有时候,真的不想让他们在哈哈大笑的时候看到我流泪;真的不想他们在对某些东西爱不释手时,我却扫兴的摇头;真的不想他们好不容易的一次心血来潮被我的沉默打破;真的真的不想让他们觉得自己对某些他们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东西情有独钟。渐渐地,我开始觉得自己的心只是一个能保证我是个正常人的器官,只属于我但并不真正属于我。因为它和我的神态动作等等都分了家。或许也可以这么说,是我的口鼻眼手等属于但并不真正属于我,它们只是保证我可以吃、可以睡,可以正常地生活着。总之,这种属于与真正属于的问题,让我觉得自己总有一种难言难明了的寂寞,这种寂寞不是有一群人在大笑,你却可以毫无顾忌地放声大哭,而是有一群人在大笑,你却只能默默地把眼泪笑回心里。

  还有那么一些人,会让自己陷入这样的迷局。尽管他们有着所谓的高档次家具,最新款电子产品,最好的护肤品。可心里还是空荡荡的。找不出理由,只知道一但离开了那些物质的享受,就更空荡荡了,仿佛整个人只是在物质的享受时才有那么一点点价值。因为这样至少还会以自己的存在和所谓的亲身体验,告诉那些创造高档次的家具,最新款电子产品,最好的护肤品的生产商,你们创造的东西真是一级棒。但他们也是寂寞的,因为陪着他们的正是这些用金钱砸中的物质,至于那些物质上层的东西,无论他们怎么砸,最后掉下来的还是自己原来扔上去的没有人气的金钱。

  无论是我还是他们,都太过寂寞。这种寂寞华丽得天衣无缝,没有办法打破那一层又一层茧,只得被死死的缚着,所以我们都活得不开心。只有一种办法,唯一的一种办法:让心走出去。让心找到自己动作神态等,让心跨过物质与精神的结界。最后,大学女生兼职们才不会在华丽的寂寞里做着华丽得一闪而过、遥不可及的梦。